主页 > 聚焦今日 >【专题】铅字守着儿时记忆 铸造高鹏翔设计之路 >
【专题】铅字守着儿时记忆 铸造高鹏翔设计之路
2020-06-12 阅读:760
【专题】铅字守着儿时记忆 铸造高鹏翔设计之路

(芋传媒记者邱家琳报导)与电脑排版相比,铅字与活版印刷虽费时耗工,却有着独特美感与手作温度。家中开过印版店的设计师高鹏翔,有感活版印刷的没落,便结合儿时记忆与设计专业,出版一本可阅读、可排版的书籍《老师傅的排版桌》,希望能复兴这项工艺,将铅字之美带到日常生活中。

【专题】铅字守着儿时记忆 铸造高鹏翔设计之路

高鹏翔出生于 1972 年,小时候不太适应学校生活的他,对绘画特别有兴趣,大部分时间都默默在画图,国三时在舅舅的建议下去画室学画,顺利考取复兴商工美工科。在这所以美术教育为主的学校里,他不只学习喜欢的事物,也看见许多不曾接触的领域,超越自身的侷限。

对文化领域有兴趣的高鹏翔,退伍后,选择到汉声出版社担任绘图编辑,开始接触图像式表达。绘图编辑通常会随编辑一起採访专家,将文字叙述转换成图像纪录,版面构成后,再交由插画与美编做最后的编排,这份工作经验也为他日后的创作方式带来深刻影响。

「与其说我是一位设计师,不如说我是透过设计呈现自己想传达的事物。」高鹏翔表示,他的设计通常没有固定形式,会先从设计对象的主体去思考、发掘内涵,想想可以透过哪些方式表达,了解设计物的结构后,进行解构,再重新组合。

【专题】铅字守着儿时记忆 铸造高鹏翔设计之路

2000 年起,高鹏翔成为一名自由设计师,常忙于接案,赶工作进度,但心里一直有想创作的慾望,希望能有自己的作品。因此,只要是闲暇之余或搭捷运的空档,他就会坐下来动笔练习速写,增加画图手感,随时以图像纪录见闻。

老爸印版店 有画不完的纸

「我到现在仍保有画图的习惯,可能跟我小时候有画不完的纸有关。」高鹏翔回忆道,父亲过去会将印版店裁剩的纸张带回家,堆在书桌底下,供他画图使用,而那一大叠纸张,直到他出社会工作,都还没有用完。

【专题】铅字守着儿时记忆 铸造高鹏翔设计之路

不过,在自家印版店结束营业后,高鹏翔就鲜少接触活版印刷,直到 2014 年日星铸字行委託他设计包装盒,他才再次踏入这个令他「近乡情怯」的产业。当他第一次走进日星铸字行,整个空间的氛围与气味带他重返童年时光,让他不自觉地寻找,在回忆中最熟悉的铅字、铅角与排版桌。

高鹏翔表示,日星铸字行除了保留活版印刷技术外,也留下当时的空间氛围与做生意的方式,能看见家庭代工厂的工作空间、磨石子地板、长条形日光灯管,闻到很重的墨汁与机油味,这是非常难得的。

【专题】铅字守着儿时记忆 铸造高鹏翔设计之路

从日星铸字行包装铅字的扎实手法,高鹏翔感受到第二代老闆张介冠对待铅字「顶真」(台语,tíng-tsin)的态度,约有半年时间,捨不得拆开使用。他也以此为灵感,将传统包装转换为可以排版的「活印盒」,告诉大家铅字之于排版的重要性。对他来说,铅字若是少了排版,就只能单一个字来印,或作为纪念品赠送亲友。

「活印盒」初版分为外盒印刷盒与内盒排版盒,内盒则藉由日星初号、2 号、5 号铅字等比,以一格、四格、十六格对应格线编排。经过修正,在 2015 年推出的进阶版「活印盒」,整体尺寸缩小,其内盒改用「纸铅角」排版,不仅重量减轻、携带方便,操作起来更接近传统排版。

【专题】铅字守着儿时记忆 铸造高鹏翔设计之路师傅年华老去 总要留纪录

为了推广「活印盒」,高鹏翔举办多场工作坊,课程起先由他讲解活版印刷的发展与概念,接着请排版师傅吴国贤师傅现场示範,最后让学员们自由组合各式铅字与铅角,体验排版的乐趣。在工作坊期间,他发现吴师傅许多排版的手法独特,不只他过去从未见过,也是资料较少记载的部分。

活版印刷的作业流程大致可分为铸字、检字、排版与印刷等四步骤,大部分的资料都有介绍铸字、检字与印刷,但关于排版通常都是简略地说明。对此现象,高鹏翔动了写书的念头,他说,排版很难透过文字描述清楚,再加上师傅们都上了年纪,最年轻的也都六十几岁,应该赶快纪录下来。

【专题】铅字守着儿时记忆 铸造高鹏翔设计之路

高鹏翔访谈了六位老师傅,花费两年时间整理文字与绘製图解,《老师傅的排版桌》在 2017 年 5 月正式推出,今年 8 月也由远流出版社发行再版。他感性说道,虽然大家可以用「活印盒」去排版,但如果没有人去纪录传统技术,随着老师傅们的退休,那个世代的回忆与台湾活字排版的文化将会消失。

在筹备出书的期间,高鹏翔也回顾自己的成长过程与家族兴衰。「我们的人生跟时代有着关联,不是认不认真或努不努力的问题。」他坦言,自己以前看着家里的生意不好,现在才知道父亲的生意做得零零落落,生活过得不顺遂,后来做活印盒了解历史脉络,才懂原来是大环境造成的,当时父亲也到了一定年纪,很难再转行,只能接些小案子。

书里有历史 还能操作排版

《老师傅的排版桌》结合「活字印刷排版盒」与「传统排版工法图解纪录书」,不仅纪录活版印刷的历史与特色,也能实际操作排版。高鹏翔说,这本书融合他在出版社与从事视觉设计的工作经验,前者着重转化知识为图像,后者在设计唱片、表演文宣与海报时强调创意,发挥空间大。

在「传统排版工法图解纪录书」中,有着详细的手绘图与文字资料,如「传统铅角尺寸对照图」帮助想接触活版印刷的年轻人,分辨不同大小的铅角。高鹏翔也整理纪录老师傅们的用语,像罫线唸作「K 线」,原因是「罫」在日文是读作「けい」(kei);而检字盒则因为造型缘故,被暱称为神主牌。

此外,这本书强调的是「台湾西式汉字活版印刷」,以台湾为主体回溯活版印刷的历史。汉字的活版印刷系统是由西方传教士研发,从中国传到日本,再间接传到台湾,并发展出在地特色,而中国与台湾的印刷文化,第一次直接交流的时间点是 1947 年,厦门的风行铸字行将上海的华文楷体铅字引进台湾。

【专题】铅字守着儿时记忆 铸造高鹏翔设计之路

清朝末年,中国的国力逐渐衰退,沿海城市开放外国人传教与经商。1805 年起,英国传教士马礼逊积极投入汉字的活字开发,希望能大量印製圣经与文宣品来宣扬福音,美国传教士姜别利于 1864 年来到中国后,成功透过电镀法複製活字,降低铸造汉字的时间与金钱成本。

汉字活版印刷 日治时传入

姜别利退休后,受邀将他研发的汉字活版印刷系统带到日本,直到 1895 年日本统治台湾,汉字的活版印刷才正式传入台湾,不然在此之前,台湾的活字印刷系统都是以罗马拼音为主。清朝治理台湾期间,民众大多是文盲,教会只能透过闽南语传道,像英国长老教会牧师巴克礼发行的《台湾府城教会报》就採用台罗拼音。

「这是一本包含过去、现在与未来的书。」高鹏翔说明,台湾活版印刷业逐渐没落,目前仅存的活版印刷厂几乎停留在 1980 年代,「过去」就是「现在」的状态,「未来」则是他的设计。他希望每个人看完之后,可以了解传统与历史,又能真正参与排版。

【专题】铅字守着儿时记忆 铸造高鹏翔设计之路

针对活版印刷日渐式微的状态,高鹏翔并不特别悲观,反而认为它的文化性无法被取代。他说,旧产业刚没落时,新的东西似乎很耀眼,彷彿会取代传统,但从活版印刷的历史来看,它本身具备文化与宗教意涵,只要谈到人类发展,肯定会触及活版印刷。

高鹏翔也指出,就技术层面来看,也没有淘汰的问题,只有选择的不同,平版印刷适合快速大量,活版印刷则以精緻手工的方式来创作。活版印刷的效果有别于平版印刷,纸张直接与版面接触,会留有轻轻的压痕,阅读时会觉得字体较为清晰、色彩更饱和。

不过,相较于日本、韩国与中国,台湾对于复兴活版印刷的态度最为被动,政府也没有挹注太大资源在这个领域。高鹏翔不免忧心,台湾会错过保留活版印刷的时机,文化就此消失不见,因此他尽可能先以图像纪录排版方式。

【专题】铅字守着儿时记忆 铸造高鹏翔设计之路

「虽然台湾的活版印刷工厂、技术与师傅们都还在,但目前还没有看到,有年轻人把活字印刷当成职业。」高鹏翔表示,在日本,有些年轻人选择以新的型态延续活版印刷,购置字架、排版桌与手动印刷机,设立小规模的工厂,接一些量不大、要求品质精緻的案子。

为了连结铅字与个人生命历程,高鹏翔即将推出《老师傅的排版桌》的红色「喜事版」,从夫妻结婚到小孩出生都能使用,如印製婚礼谢卡或弥月卡,收纳喜宴的签名册、结婚证书与小孩的出生证明。未来,他也希望有机会将老师傅们做个人纪录,或拍摄活字排版的作业流程与步骤,让更多人了解活字排版的特殊性。

【专题】铅字守着儿时记忆 铸造高鹏翔设计之路老师傅的排版桌:台湾活字排版实作工具图解纪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