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聚焦今日 >张善政:大数据应立专法,但不是现在 >
张善政:大数据应立专法,但不是现在
2020-07-08 阅读:836
张善政:大数据应立专法,但不是现在

昨日行政院副院长张善政出席经济日报举办的「数位金融 3.0 论坛」,以 〈大数据应用新思维——从政府施政谈起〉 为题发表演说,除了分享行政院与各部会运用资料的心得之外,也表达了政府对于资料运用的态度。他鼓励金融业者放弃对部分资料的控制以扩大影响力,并表示行政院正在推动数据运用的相关国家标準,而大数据运用虽说应该立法规範,但现在还不是时候。

政府做大数据分析是实作科学

张善政表示,要谈数位金融 3.0,除了让消费者可以更方便享受金融服务,他也想从业界的角度来谈资料的收集和运用,因此将行政院过去半年推动大数据的经验拿来和与会者分享。他表示,大数据分析是实作科学,政府在做大数据分析,也是边做边学,边做边调整。

上个月张善政曾经发表过民间企业薪资大数据分析报告,1 统计 2014 年约 484.5 万人,其中薪资所得在年薪 55 万元以下约占 65%,发现过去三年,企业间的薪资调幅仅约 3%。他进一步解释,行政院使用的分析方法,是比对了劳保和所得税资料进行分析,而过去主计处进行统计,取得的资料是来自于问卷调查,準确度不足。「看得出来,低薪状况确实存在。」张善政说。

而且,这次运用的数据,还可以让政府了解低薪状况的年龄分布,除了大家比较容易想到的年轻人,其实部分中高龄人士也属于低薪族。

没资料=没辄

张善政分享的另外一个例子是追蹤不同科系大学毕业生和硕、博士的就业/待遇情形,这些资料除了可以做为研究学用落差、教育资源安排等等的参考。「可惜,这部分有点遗憾,原本我们对于这份资料的期望很高,后来有点失望。」他解释,因为教育部从全国各大专院校收集而来、经过电子化之后的资料,是从民国 100 年开始,换言之,只有四年的资料。「可惜教育部没有早 10 年想到,不然我们就有 14 年的资料,这太有用了,但四年的资料不够,只能继续收集。」

其他还在进行的,像是新住民和新住民第二代的发展,以及追蹤吸毒人口的成长历程,另外也在规划低收入户家庭背景分析、银髮族就业供需等等,并且做出因应。张善政特别提到,在分析低收入户资料时,就会出现个资问题。

跨部会问题,需要辅导

张善政表示,在进行这些数据分析工作时,遇到的困难之一是各部会的技术能力参差不齐,因此需要成立大数据技术辅导小组。

过去,曾有一派人士提出:当大数据分析发展到极致,要分析特定领域的问题时,是不是就不需要该领域的专业知识了呢?2 但是在张善政的经验里,至少目前还不是这样的。他说,以现在进行中的吸毒人口成长背景分析为例,他发现自己大概只能听懂一半,显然不能插手太多,只能交由卫福部、内政部和法务部去进行。「越往下做,非专业的人能介入的空间越少。」

张善政特别指出跨部会问题也是在做大数据分析时的障碍。以前面提过的民间企业薪资分析为例,他建议财政部整合劳动部的劳保资料,得到的回应竟然是「不想,因为很麻烦。」然而光是依靠所得税资料来看的结果,就是怎幺做都做不出来。「做大数据分析,要勇于跨出部会间的藩篱。」

制定国家标準

大数据议题在实做时经常伴随着个资问题。如同张善政在前面提到的,如要追蹤低收入户或是新住民第二代的发展情形,就会牵涉到个资问题。真的要做,数据上来说都能追蹤到,但这就是目前政府还没有结论的地方。「政府的出发点是好的,但有时人家就是不愿意让你知道自己是新住民。」

因此,政府正在準备大数据分析的国家标準,2011 年,ISO 已经推出个资国际标準,去年六月,政府也推出了「CNS 29100 资讯安全个资管理国家标準」,3 七月底会完成另一项 CNS 制订工作。

资料先收集再说,以免用时方恨少

如同前面教育部资料收集不足的案例,张善政认为资料应儘早收集,或许一开始看不出用途,但大数据的特性之一就是往往能在分析之后发现原本我们观察不到、联想不到的东西。

「现在硬碟便宜的不得了。」张善政说:「先别问资料要干嘛,先收集再说,未来会有人想到资料的用途。」

他举例,像是行道树在市区的分布图,有人问说为何要收集这样的资料,但后来发现,在花季的时候,这项资料对于容易过敏的人来说却很有用,因为他们可以避开过敏原密集的区域。这样的应用在日本也相当常见,例如就有「あなたの街の花粉情报」、「花粉症ナビ」等 app。

鼓励发想

张善政提到,过去他任职于科技部时,曾经提出由科技部出预算、资料所属部会出资料,让大学教授提出研究计画,提出过去「没资料就不能做」的研究,后来学校提出的题目大约有 100 项之多。张善政表示,这些专案如果能做出结果,他相信政府的资料分析会因此跨出一大步。

广结善缘,放弃控制,扩大影响力

「Give up control to gain influence.」这是张善政对在场金融业者的呼吁,他说银行现在手上握有许多客户的资料,应该思考该如何运用,去扩大影响力。他举例,本週稍早中国信託与 PChome、7-ELEVEN 合作发展行动支付 ,以及台达电注资欧付宝申请第三方支付业者执照,4 虽然一方不能掌控所有资料,但影响力可以扩大。「金融界的资料分享出来与产业结盟,产业其他公司的资料也可以分享作为回报,影响力才能扩大。」

大数据运用可立专法,但不是现在

最后,对于大数据专法,张善政表示,可立专法,但现在还不是时机,由于大数据分析对我们来说还是比较新的东西,应该先给业界几年时间,观察各界如何运用,再来立法,而不是在发展都还没开始之前,订出未必符合实务运作的法规。

「各位可以回想一下个资法。」他说当时法律走得太快,订出了许多实施后没多久即需要修订,甚至有些至今仍不敢实施。

「现在大数据案例还不多,大家都在起跑点,赶快做吧!」张善政说。

  1. 大数据分析 25 岁以下年轻人半数年薪 25 万  ↩
  2. Domain Expertise vs Machine Learning Debate ↩
  3. CNS 29100 资讯安全个资管理国家标準  ↩
  4. 第三方支付 台达电注资欧付宝  ↩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