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业界体验 >【专题】规範VS自律 直播拍卖的未来? >
【专题】规範VS自律 直播拍卖的未来?
2020-06-12 阅读:393
【专题】规範VS自律  直播拍卖的未来?

+1 的真相─解码直播拍卖专题之四

台湾掀起直播拍卖热潮,尤其在社群网站脸书上最为活跃,但脸书不像网购平台以手续费、认证和评价等机制管理卖家,消费纠纷频传,平台责任归属难釐清,该怎幺管理,形成问题。

脸书目前以自订的社群守则和商务政策为準则,严格下架贩卖毒品、药品、菸酒、枪枝武器等违反规範的内容;但是一般交易和纠纷由买卖双方自行解决。台北市法务局主任消保官何修兰表示,「有无违反消保法,脸书不会管。」

管理直播 各国因地制宜

其实直播运用在销售上,各国情况不一,管理往往因地制宜。资策会产业情报研究所分析师吴柏羲分析在欧美国家,直播很少直接用在拍卖,大多是网红发展品牌的行销工具,用在「个人商店的导购」,也就是回到公司的经营,因此主要受到商业法规管理,解决中间缺乏监管的问题。

至于在中国,虽然政府封锁脸书等境外社群平台,但是中国业者开发的直播平台百花齐放,发展快速。跨境平台钻豹直播执行董事苏菲观察,中国的平台业者、卖家和内容陆续受到管制,例如经营商城必须取得ICP(Internet Content Provider 网路内容供应商)经营许可证。中国去年还公布,直播要有执照才能进行。平台也必须管理直播间,「不能抽菸、吃槟榔、讲髒话、裸露,如果违规,这个主播或直播间就会被拉黑或关停」。

消保官为民维权 盼立专法

台湾应该如何规範直播拍卖和网路购物等新兴电子商务行为,产官学界持续讨论。消保官何修兰站在执法立场,乐见在既有的消费者保护法和民法外,另立电子商务相关专法。她说:「很多业者认为不要订、没人管最好,但是有完善管理的法规,社会对于这种交易方式的信赖度才能提高,饼才能愈做愈大。」

直播拍卖业者林扬竣也冀望政府明订游戏规则,淘汰劣质卖家。他指出,现在很多人没买过直播的东西,如果遇到不好的卖家,对直播拍卖永远印象差,若政府有制定规範,可以确保这样的情形比较少发生,「才会让更多还不知道直播的人进来买东西,否则来一个死一个。」

【专题】规範VS自律  直播拍卖的未来?直播起飞期 设限多恐阻碍发展

另立专法,有人赞成,也有人反对。平台业者苏菲看直播这两年起飞,认为现在正处于成长阶段,不适合立专法。台湾「还没有法规规範,反而可以更好去找到自己的直播模式。」处处设限,不利产业发展。直播是电子商务趋势的改变,长远来看,「假设未来都很普遍做直播的时候,就不一定要立专法。」

资策会科技法律研究所副所长顾振豪表示,法律的制定除了花费社会成本和时间成本,政府还必须考量是否冲击新创业者服务提供的机会,是否让大众觉得未来上网好像到处都是限制?建议由既有法律架构去处理,「因为网路上所发生的行为,基本上还是和现实社会差不多。」

【专题】规範VS自律  直播拍卖的未来?数位通讯传播法 促业者订自律机制

因应数位时代需求,国家通讯传播委员会(NCC)提出「数位通讯传播法草案」,已经进入立院审议程序,最快年底前完成立法。草案适用对象为数位通讯传播服务提供者,包括直播和网购等平台,针对消费者权益保护议题,回归现行的民法和消保法架构。

草案第二十七条也明定,政府应鼓励业者自律,建立诉讼外争议处理机制、境外公司在台湾设立营业据点及税籍,以便接受台湾法规管理。但鼓励并无强制规範及罚则,也遭外界批评沦为宣示性的条文,象徵意义大于实质意义。

NCC 主委詹婷怡解释,网路世界并非无法可管,既有实体世界的法规,本应就在网路世界同样适用。她也不讳言,现阶段确实可能有些执法尚未落实的地方,也有些新兴议题,与跨境有关或既有规範可能不足的议题,政府和业者必须协力面对解决。

消费者卖家平台业者 三方共识待凝聚

此外,「数位通讯传播法草案」要相关人民团体或商业团体订定自律行为规範,但如何让业者,尤其是像脸书等境外公司愿意出面,也是一大问题。

顾振豪认为,脸书等国际性公司,其实也非常清楚用户不喜欢被骗、不喜欢消费纠纷,「大家直觉就会怪罪到平台上面。」若消费纠纷持续频传,导致用户流失,业者也不会乐见,政府便可与业者建立沟通管道,讨论商业规範、个资、隐私、安全、消费者保护等议题。

「数位通讯传播法草案」的立法精神在于重视消费者权益保护的同时,也兼顾数位经济发展,并接轨世界主流国家低度规範的网路治理原则,虽然立意良好,然而在无强制力的情况下,政府、业者和消费团体如何达成共识,为消费者、卖家和平台业者三方打造更完善的交易环境,可能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

延伸阅读:

【专题】有温度就有冲动 直播卖赢网购【专题】直播拍卖吸金又吸睛 消费者恐求偿无门【专题】内行看门道 直播购物如何自保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