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设备大全 >【专题】雾台创生产业 抢救莫拉克后凋零部落 >
【专题】雾台创生产业 抢救莫拉克后凋零部落
2020-06-12 阅读:773
【专题】雾台创生产业 抢救莫拉克后凋零部落

莫拉克风灾后,屏东雾台乡 8 个部落有 4 个迁到永久屋,屏东科技大学森林系教授陈美惠以林下经济协助部落以原生的小米、红藜、金线莲和山当归,并引进土鸡养殖,抢救雾台凋零部落。

莫拉克灾后 10 年,冬春季节,顺着台 24 线走向雾台乡,沿途圣诞红及山樱花引导着旅客走进全台鲁凯文化基地、「云豹之乡」,差点在莫拉克后就崩离的鲁凯文化在陈美惠团队协助下,正展现原乡在地创生产业能量。雾台乡是台湾鲁凯族人口最多的原住民乡,平均海拔 1000 公尺以上,森林覆盖面积达将近 98 %,莫拉克风灾后, 8 个部落只剩 4 个部落留在山上,其他迁居平地永久屋,鲁凯文化面临崩离危机。

海拔 1200 公尺的阿礼村,这个全屏东最高、位于鲁凯族圣山雾头山的西北侧的部落,终年云雾缭绕,生态资源丰富,保存完整的古鲁凯文化,有着自己部落的古谣和头目屋,莫拉克前一年由陈美惠协助包泰德、古秀慧夫妻经营石板屋民宿利用部落资源发展生态旅游。

古秀慧说,莫拉克后,阿礼交通中断 3 年,车子无法抵达,只能徒步、爬山,因为他们所住的上部落在盘岩上,风灾中没有损坏,夫妻俩想留在出生、生长的地方,于是请求陈美惠的协助,整个阿礼部落包括包泰德夫妻就只有 4 户人家没有迁居永久屋。

陈美惠利用灾后重建林务局林下经济计画及自己的生态旅游及环境监测研究经费,让包泰德夫妻有经济来源,在原有发展生态旅游的基础下,逐步重建部落。

陈美惠表示,莫拉克对雾台乡鲁凯族文化冲击很大,灾后山林可以恢复,但人只要离开土地,文化很快就会消失,当时舆论多数的声音都是迁到山下安全的永久屋,她只能利用有限经费,协助想留在山上的族人继续留在原乡。

莫拉克后由于土石鬆软,山上联外道路建后遇到风雨又被摧损,陈美惠意识到在极端气候下,唯有在部落发展在地产业,一旦路封,部落人才能自给自足,同时,要发展在地原生农产,才可以协助部落族人以原乡特有产业与平地大面积栽培竞争,让部落在灾后有更高度的韧性。

陈美惠带领屏科大森林系研究生和助理组成「社区林业研究室」,与林务局屏东林管处协合作,在雾台乡推动新型林下经济,除了协助阿礼发展生态旅游外,也进而协助大武部落,拓展强化在地原生有机小米、红藜、芋头、树豆、台湾前胡(中药)等的种植,并种植红藜桿香菇,引进中兴大学保种的土鸡,辅导居民养殖品牌「大武森鸡」,进而利用这些在地产业发展生态旅游。

「社区林业研究室」陪伴部落发展在地产业,并协助鉴定品种,大武部落就地重建协会执行长彭玉花表示,近几年在地产业的复耕以及发展生态旅游,让原本都是老人的部落,已开始有年轻人放弃平地的工作回乡,虽然回流只有 2 、 3 人,已经是很不容易。

陈美惠陆续为雾台凋零部落寻找生机,在阿礼发掘在地原生种金线莲、山当归、葳蕤(玉竹)等,去年陈美惠以研究计画带领包泰德、古秀慧夫妇试种,陈美惠表示,这些山上的原生中草药都有送实验鉴定,成份、功效与平地种植不完全相同,可以成为在地产业品牌亮点。

近 2 年回到阿礼部落的 28 岁唐佳丰表示,他为了要完成外公回到部落的遗愿放弃平地工作,这几年陈美惠辅导包泰德夫妇在部落打造的产业根基,让他回部落有生存机会。

发现蜜蜂在全世界已逐渐减少的危机,陈美惠 2 年前在屏科大森林系成立森林养蜂小组,培养森林系学生的养蜂技术,除了为学生找出路外,她也将蜂箱放到阿礼村由包泰德夫妇试养,她表示,未来希望逐渐拓展到其他部落,让原乡有自己的蜂蜜品牌产出。

除了阿礼和大武外,陈美惠最近也企图抢救在齐柏林镜头下,部落严重崩落、全部落已迁至永久屋的吉露,希望辅导回山上耕作的年轻族人种植原生中药,进而重振部落。

陈美惠表示,她最大的成就感是古老部落没有在地图上消失,雾台乡拥有珍贵山林资源,并保有传统的鲁凯族文化祭仪与地方知识,生态和人文体系一旦被破坏,很难再造,透过生态旅游与地产地销,林下经济 1 、 2 级生产以生态旅游服务的 3 级产业串联,可成为雾台乡发展的 6 级产业目标。

雾台乡长杜正吉表示,在不破坏原有生态下,陈美惠团队协助雾台乡发展原生中药,不但让部落的人发现自己原有的资源可以成为产业,且生态旅游培养在地导览人才,形成一个在地产业区块链,让部落的人重新盘点自己的财产,重新看见自己的能量。

上一篇: 下一篇: